周五10302020

Last update06:16:45 下午

Back 丁仕美书法 诗歌散文 读海(之五)

读海(之五)

duhaizhiwu.jpg

读海(之五)

丁仕美

太阳褪下炽烈的芒衣
向你炫耀它壮硕的臀体
在它一头扎入你怀中的瞬间
你顺势撩起绚丽的霞披

你知道
它在经历了每一天的曝光烈焰之后
总是这样情动而神疲
它炙烤万物却也燃烧耗损着自己

在你清清涩涩款款惬惬的抚摸中
它蓦地振起精神暴发活力
复翻身将你的霓帔拉下
你荡漾的笑靥映红渺远的天际

而此刻
又有一物在背后初绽的灯火上悄然蹿离
它睁大惊羡的巨眼
觊觎饕餮着你与夕阳裹挟在一起

在天涯之外的水域
不经意间留下如此栩栩冉冉的鲜活记忆
踆乌玉兔的神话
在你的宫廷再现奇妙迷幻的演绎

亚圣孟老夫子曰
善观水者必观其澜
又言原泉混混不舎昼夜有本者如是
愚谓若无原泉何以蓄涛孕澜者矣

孔子数叹水哉水哉
发儒学开山之宏议
子贡问夫子
君子见大水必观应作何释

子曰
水启徳与修养于君子
遍布天下予万物而无私
此徳矣
所到之处万物生长
斯仁矣
其流卑下随物赋形
犹义矣
浅者流行深者不测
似智矣
赴百仞之谷而不疑
其勇矣
渗入曲细无微不达
是察矣
蒙受恶名而不辩
若容矣
泥沙俱下而终清一泓
乃化矣
如入量器以持平
为正矣
遇满则止而不贪多务得
堪度矣
万折必东而归海
志决矣

水之徳至大矣
水之善无譬矣
水之言难尽矣
圣人宏论贯绝矣

佛说水是名
上可为菩提露水引人入梦悟禅机
中可为万千流水供人洗濯凡身以澄心
下可为黄泉一滴忘忧永堕轮回无止息

苦海回头并非岸
镜花水月却是空
慈航度众生无船可比
众生受苦难焉有所疑

菩萨修行借水喻
十大善法启众迷
三千世界水连成
学说纷纭水为基

古希腊泰勒斯
本源理论斯翁始
万物由水而构成
汪洋之水托大地

俯首问老子
西人多信创世纪
而我谓包罗万象是为道
孕化万物亦道矣

水几于道也无为也
上善若水大智也
善利万物而不争至尚也
虽至柔攻坚强莫之能先也

所以能为百谷王者
以其善下甘居低也
藏污纳垢无不容
从水之道而不为私焉

南华真人续玄理
世有北冥者
鲲在其中居
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
海运徙于南冥矣
水之积不厚
焉能有此力
鲲化而为鹏
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
怒而一展垂天翼
扶摇直上九万里

庄子思想接环宇
鹏图大志难与譬
天上地下任逍遥
古今中外谁堪比

我丈量着夜色趔头回望你
疲乏的碎波仍将圣人的话推入我耳底
水天一色只在当下
人无非一粒沙而已

将近百十个日日夜夜
心思把我的脑仁翻炒了多少个来回
而我终未能读通你白茫茫的浩渺
阅透你蓝幽幽的深邃

你咀嚼品咂着堤岸上的点点灯火
洗涮着月亮和星星苍白泛黄的身子
在夜与你的较量中
你彻底吞没了宇宙天体

辨证法之祖赫拉克利特说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难道人转眼间看到的已非同一个你
真是白云苍狗驹逾隙

人云
水中有儒风
水中有禅味
水中有道意

我言
儒家有水风
佛家有水味
道家有水意

前人更慨叹
曾经沧海难为水
我今尝独语
生当阅尽天下水

太平洋上瞰墨蓝
大西洋边叹深蓝
印度洋中赏蔚蓝
北冰洋外望艳蓝

莫管蓝与黑
抛却杳无际
汪洋蕴大道
当赞涓与滴

一滴一世界
一花一菩提
一产生一切
一切产生一

我思想的困兽在牢笼中猛撞
比汪洋更广阔的是什么
比宇宙更浩瀚的东西还有吗
撼动整个世界的超然之物诞生否

思绪涨破泡沫穿透沙粒
似乎有一种奇异的声音涌入耳际
恍惚中
我经历了一场空前绝后的惊悸
2017.5.10.


或许你会感兴趣的文章:
比较旧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