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10302020

Last update06:16:45 pm

Back Calligraphy Calligraphy Gallery 王羲之《乐毅论》,永和四年(348),小楷

王羲之《乐毅论》,永和四年(348),小楷

Article Index
王羲之《乐毅论》,永和四年(348),小楷
王羲之《乐毅论》高清,一
王羲之《乐毅论》高清,二
王羲之《乐毅论》高清,三
王羲之《乐毅论》原文:
All Pages

王羲之《乐毅论》,永和四年(348),小楷 | 天人书法网

王羲之小楷《乐毅论》,梁模本有题款“永和四年(348)十二月廿日书付官奴”。据说原石曾与唐太宗同葬昭陵,或说《乐毅论》之书在武则天当政时散人太平公主家,后被人窃去,因惧来人追捕,遂于灶内焚之。王羲之《笔势论》中对王献之说:“今书《乐毅论》一本及《笔势论》一篇,贻尔臧之,勿播于外,缄之秘之,不可示诸友。”他用自己精心创作的《乐毅论》作为范本,又以《笔势论》作为理论,从虚与实两方面启发王献之的悟性,导引其进入书学的正轨。从现存的本子中还可看到笔画是灵动的,横有仰抑,竖每多变,撇捺缓急;结构上或大或小,或正或侧,或收或缩;分布则重纵行,不拘横行。从整体上言,在静穆中见气韵,显生机。

《乐毅论》行,褚遂良《晋右军王羲之书目》列为第一。梁陶弘景说:“右军名迹,合有数首:《黄庭经》、《曹娥碑》、《乐毅论》是也。”真迹早已不存一说真迹战乱时为咸阳老妪投于灶火;一说唐太宗所收右军书皆有真迹,惟此帖只有石刻。现存世刻本有多种,以《秘阁本》和《越州石氏本》最佳。

此帖和《黄庭经》一样,虽属小楷,但写得雍容和雅,有大字的格局。且笔势精妙,备尽楷则,行笔自然,字势逸宕,同唐以后书大异其趣。这些书迹,至今仍是练习小措的优良范本。

右军的正书中,智永认为乐毅论最佳,后人多半认同。梁朝时就已有临摹本,是今日所见最早的摹本;唐朝年间又有不错的重摹本;快雪堂帖所刻的则流于妍媚无力了。宋代高绅曾获古刻石,一般以为是此帖的祖石,刻法精绝,碑文自“海”字之后残缺不全,世称“止海本”,石亡之后翻刻就没有令人惊叹的作品了。现今流传下来的可分为两类,一种是笔画瘦而行狭者,如快雪堂帖,另一种是笔画肥而行润者,例如宋拓的清仪阁本,浑古遒劲,堪称杰作。右军的正书,遒古平寓秀丽,足为后世典范。其他如黄庭经、东方画赞、曹娥磈等也都是小楷之杰作。


王羲之《乐毅论》,永和四年(348),小楷 | 天人书法网

王羲之《乐毅论》,永和四年(348),小楷 | 天人书法网

王羲之《乐毅论》,永和四年(348),小楷 | 天人书法网

王羲之《乐毅论》,永和四年(348),小楷 | 天人书法网


王羲之《乐毅论》,永和四年(348),小楷 | 天人书法网

王羲之《乐毅论》,永和四年(348),小楷 | 天人书法网

王羲之《乐毅论》,永和四年(348),小楷 | 天人书法网

王羲之《乐毅论》,永和四年(348),小楷 | 天人书法网

王羲之《乐毅论》,永和四年(348),小楷 | 天人书法网


王羲之《乐毅论》,永和四年(348),小楷 | 天人书法网

王羲之《乐毅论》,永和四年(348),小楷 | 天人书法网

王羲之《乐毅论》,永和四年(348),小楷 | 天人书法网

王羲之《乐毅论》,永和四年(348),小楷 | 天人书法网

王羲之《乐毅论》,永和四年(348),小楷 | 天人书法网

王羲之《乐毅论》,永和四年(348),小楷 | 天人书法网


王羲之《乐毅论》原文:

世人多以乐毅不时拔营即墨(为劣是以叙而)论之夫求古贤之意,宜以大者远者先之,必迂回而难通,然后已焉可也,今乐氏之趣或者其未尽乎,而多劣之。是使前贤失指于将来

不亦惜哉,观乐生遗燕惠王书,其殆庶乎机,合乎道以终始者与,其喻昭王曰:伊尹放太甲而不疑,太甲受放而不怨,是存大业于至公,而以天下为心者也,夫欲极道之量,务以天下为心者,必致其主於盛隆,合其趣於先

王,苟君臣同符,斯大业定矣。于斯时也,乐生之志,千载一遇也,亦将行千载一隆之道,岂其局迹当时,止於兼并而已哉,夫兼并者非乐生之所屑,强燕而废道,又非乐生之所求也。不屑苟得则心无近事,不求小成,斯意兼

天下者也。则举齐之事,所以运其机而动海也,讨齐以明燕主之义,此兵不兴于为利矣。围城而害不加於百姓,此仁心着於遐迩矣,举国不谋其功,除暴不以威力,此至德令於天下矣;迈至德以率列国,则几於汤

武之事矣,乐生方恢大纲,以纵二城,牧民明信,以待其弊,使即墨莒人,顾仇其上,愿释干戈,赖我犹亲,善守之智,无所之施,然则求仁得仁,即墨大夫之义也,任穷则从,微子适周之道也,开弥广之路,以待田单之徒,长容

善之风,以申齐士之志。使夫忠者遂节,通者义著,昭之东海,属之华裔。我泽如春,下应如草,道光宇宙,贤者托心,邻国倾慕,海延颈,思戴燕主,仰望风声,二城必从,则王业隆矣,虽淹留於两邑,乃致速於天下,不幸

之变,势所不图,败於垂成,时运固然,若乃逼之以威,劫之以兵,则攻取之事,求欲速之功,使燕齐之士流血于二城之间,侈杀伤之残,示国之人,是纵暴易乱,贪以成私,邻国望之,其犹犲虎。既大堕称兵之义,而丧济弱之仁,

亏齐十之节,废廉善之风,掩宏通之废,弃王德之隆,虽二城几于可拔,覇王之事逝,其远矣。然则燕虽兼齐,其与世主何以诛哉。其与邻敌何以相顷。乐生岂不知拔二城之速了哉,顾城拔而业乖,岂不知不速之致变九哉,顾业乖与变同,由是言之,乐生之不屠二城,其亦未可量也。

永和年十二月廿


Related news items:
Newer news items:
Older news items:

Last Updated on Tuesday, 29 March 2011 15:52